我在下沉市场割韭菜:有人借300万求翻身结局却是一夜崩盘

高性能云服务器

Odaily星球日报在2019年1月时的一份报道就曾揭露过,币圈传销、资金盘从一线城市向三四线、边缘城市扩张趋势明显。魔抓伸向中国边缘城镇,下沉市场已成为骗子们的目标“蓝海”。

牛市来了,暴富故事遍地开花的同时,资金盘(传销的一种形式)收割的时候也到了。

「波场超级社区」崩盘后,张倩几度想过自杀。在这一项目里投入了300 万的她怎么也想不通,这个自己最看好的项目,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崩盘了。

用张倩的话来说,她从来没有见过像「波场超级社区」规划得这般好的项目。几番考察后,她毅然从自己的存款、公司公款、亲戚朋友及高利贷等各处筹得近300 万元,全部投入「波场超级社区」之中。她希望能“借此翻身”,并补上之前做生意的亏损。

而一日之间,「波场超级社区」项目关网、无法提币、客服失踪,所有上级核心圈销声匿迹的现实如一盆冷水,狠狠地浇灭了张倩的“翻身梦”。

不仅是韭菜们的“血汗钱”打了水漂,波场和其创始人孙宇晨也被拉下了水。

这一边,被王小川视为“骗子”的孙宇晨豪掷3153 万元巨资拍下巴菲特午餐,让曾经称他为“骗子”的人们刮目相看。

而另一边,孙宇晨再度成为“骗子”,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维权者们叫嚣着要向股神巴菲特揭露孙宇晨的真面目。

「波场超级社区」并非近期唯一一个崩盘的资金盘项目。

进入牛市以来,先有号称币圈百亿资金盘的「PlusToken」团队关网;随后,“闪链SHE”也被爆崩盘,以折损20 倍的价格强制用户提现……

资金盘在牛市纷纷崩盘并非巧合。业内皆知,牛市正是骗子高位套现的时机。

崩盘过后,维权成了最后的选择,一场又一场撕破脸皮的资金盘闹剧上演,而这之中,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?

雪崩前夕:举债投入300万,祈求一把翻身

在得知「波场超级社区」跑路后,张倩几度崩溃。她哭诉着自己的绝望处境。

“家里人都不知道,我把所有的钱都拿去投资了,还有一些是公款。我本来说,等这个钱回来了我就补进去,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了。”张倩说。

她的声音颤抖:“我没有退路了。”

压上了全部身家的她已经回不了头。

今年5 月,张倩注册了「波场超级社区」。起初,她并不敢投入大额的资金,只是投入了几十万元。尝到了甜头后,张倩在6 月25 日、26 日、27 日三天频频投入大额资金,加上此前投入的资金,前前后后投入了近300 万本金。

没想到的是,最后一笔十万多个TRX 还未充值进入「波场超级社区」中时,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系统就开始不稳定了。

而这300 万的本金,正是她从公司、高利贷及亲朋好友处筹来的“翻身钱”。

张倩称自己此前曾从事服装批发,但由于效益不好,产生亏损,她希望能借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翻身,补上之前做生意的亏损。

在投资「波场超级社区」之前,张倩也参与过其他项目,如波点钱包、大唐天下等圈内外知名“盘圈”项目,但效益相对一般。

「波场超级社区」被她寄予厚望,也给了她最大的失望。

与张倩不同的是,黄伟是盘圈的新手,但也算半个矿圈老炮儿。

黄伟几乎从没想过,在矿圈里踩过无数坑、见过无数资金盘项目也不动摇的自己,居然真的踩中了资金盘的坑。

成为矿工的两年里,黄伟见过了币价高点时的疯狂,也经历过跌破开机价的低谷。浮沉过后,他开始寻找一个更安全、稳定的投资方式。

彼时,黄伟的一位朋友也正在参与EOS 的节点业务,以质押的方式获取火币节点提供的收益。黄伟也想过参与,但无奈做EOS 的金额门槛太高,需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本金。随后,黄伟经朋友介绍,发现了「波场超级社区」项目。

黄伟看中的,正是项目宣称的稳定收益和“孙宇晨的背书”

“我信任孙宇晨,我想着,EOS 的21 个超级节点我参与不了,但我可以参与波场的节点。”黄伟认为。

在听过几节逼真的‘讲课’后,黄伟开始坚信「波场超级社区」就是孙宇晨旗下的社区项目,今年6 月15 日,黄伟从各处拼凑出20 万元,投资「波场超级社区」。

沦陷、复投,谁都没成为最后一个跑的人

赌局开始前,赌徒想的是赢了就走。

一旦赢了,他却舍不得走。

事实上,对于这些敢于投资高额资金的“受害者”而言,大多都知道崩盘这一天早晚会到来。只是崩盘来的太快,大多数人故事还没讲完,就被拉了闸。

“项目说是可以做到2025 年,我想着,我们不做到2025 年,我哪怕只做个一年,再撤出来也没有问题。”张倩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最看好的项目,成为了崩盘最快的项目。

“之前那些项目都没出现过像「波场超级社区」这样突然跑路的。”张倩心中的预期是,“就算币要死,也是慢慢把收益降低,或者币价下跌,而这个(波场超级社区)一点预兆都没有。”

三个月前,李玮雄第一次接触到「波场超级社区」,当时的他对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的资金盘属性坚信不移,一度义正严辞地拒绝。

然而,看着投资的人个个买房、买车,月赚几百万、日入八万十万,在上线推荐人喊出“日赚十万元”的高收益后,李玮雄最后的心理防线崩塌了。

“传销资金盘项目,三、六、九个月必走无疑。”李玮雄用此“定理”一算,认定距离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的跑路期起码还有六个月,他曾详细计算过一笔收益,心想,守着静态收益,再过四个月就能回本。

“27 号我汇了几千,28 号早上她叫我再汇款,说行情好可入币,于是二次入了,但下午就关网了。”李玮雄预计的六个月,在他开始投资后的第二天就到来。

明知是资金盘,还想往前赌一把的人不在少数。币圈第一大资金盘「PlusToken」的不少用户也是这么想的。

“只要参与了,就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资金盘。”一位「PlusToken」维权者这样向Odaily星球日报回顾,“大家都知道这是个骗局,但无非都是想着可以快速回本,能捞一点是一点,谁知道进来才一个星期,就出事了。”

维权者们大多用“疯了”、“赌徒心态”、“贪婪”来形容自己在资金盘中的心态。在高昂的利润回报下,他们更愿意相信“富贵险中求”,并为之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。

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用户于鹏则可以算是阅“盘”无数。在参与「波场超级社区」之前,于鹏还做过波点钱包、WOTOKEN 等具有资金盘属性的项目,据他介绍,自己在WOTOKEN 里还有近200 万元的资产。

5 月入场后,于鹏往「波场超级社区」里投入了30 万。随后,「波场超级社区」宣称于马来西亚召集13 位核心人物召开核心会议,再提出一堆利好宣传,至此于鹏对这一项目深信不疑,再没想过提取收益,而是将收益全部复投了。

“如果按照资金账户做比例,可能得达到四五十万了。”于鹏说,只是再也提不出来。

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能及时抽身,但最后却谁也没能全身而退,不仅丢了本金,还在一个又一个暴富泡沫中不断复投。风暴来临,颗粒无收。

对立:有人进京维权,有人忙着充值信仰

你永远无法叫醒一群装睡的人。

崩盘消息不胫而走,封锁消息成了大多数团队的首选。对于投资者们来说,最可怕的或许不是团队跑路,而是盘崩了。

投资者们心存侥幸,只要一天不崩盘关网,自己或许还能多挣一天的钱,减少一部分损失。

“我们更希望开网,你们一闹,网都不会开了。”

“我们想要钱回来,只有开网。现在报警的话,本来会开网的都可能变成开不了。”

“很多项目死亡,不是项目有问题,而是被媒体、舆论弄死了的。”

……

“信仰者”们自我欺骗,无脑地接受项目方给出的拖延理由。

但随着一个一个谎言被戳穿,开网时间遥遥无期,等待变得漫长又无意义后,这些“沉睡”的人,信仰不足了。

崩塌的信仰最终只能求助于更为魔幻的充值方式。

7 月1 日,有人在「PlusToken」维权群里晒出了求佛算命得到的结果。

“我师爷是布衣山人,四大护国法师之一,昨天上午在佛前打坐看了plus。他看项目准确率高达90%,他也参与了plus,在我师爷、众佛、众道、众仙、众灵看到的是,plus 钱包现在是升起的太阳,黎明前的黑暗。”

即便这样拙劣的“自我欺骗”方式,仍获取了一批人的信任。

据媒体区块律动BlockBeats 报道,在一些资金盘投资者的社区中,控评、洗地现象出现,沉默的螺旋正在社区里蔓延。

资金盘团队的成员往往不可寻,找团队维权根本不可能。已经有沉没成本的人,只希望蒙骗更多的人,能把自己的钱拿回来。

然而,在「波场超级社区」的例子中,波场则成为了用户的救命稻草。

「波场超级社区」跑路消息发酵后,孙宇晨在微博出面辟谣,称「波场超级社区」并非波场官方项目。

投资者并不接受该回应,认为波场此前的回应不够明确,导致多人受害;于是开始向波场维权。

“我想过自杀算了,后面我想,哪怕死我也不能死在家里面,我要到波场公司来死。”得知北京维权者要前往波场维权后,张倩在凌晨四点定下了从云南去北京的机票,瞒着家里人,偷偷加入了维权队伍。

就这样,十多名北京、云南、江苏、成都、河北等地的维权者在7 月3 日第一次与波场交涉。

维权者们如愿见到了波场的人,双方展开了交涉。维权者们提出了几个诉求:如果非波场项目波场应发布官方公告通报;波场配合冻结项目方的TRX 资产,配合受害者维权;波场为受害者进行一定损失赔偿。

波场表示7 月5 日方可回复。据现场维权者于鹏转述,波场负责人告知,希望在这两天之内能安抚一下大家的情绪,不要让大家再找来公司找麻烦。

维权者听从了波场的建议。然而7 月5 日上午,现场维权者如约来到波场公司办公地点,但等来的却是波场十几名新增的保安和闭门羹,而非谈判答复。

波场的沉默更是激起了维权者新一轮的愤怒,当晚,黄伟和张倩再度在群里向维权者们同步消息,召集维权者们,重启进京计划。

谁给了他们勇气?

对于层出不穷的维权事件,有人评价,贪婪是一切事件的原罪。

在传统世界,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仅有2.647%。P2P 网贷年化收益率10% 就算高,但爆雷也并不少见。

“这个项目(波场超级社区)做静态的话,一个月能有24% 的收益,年化收益可以达到200%。”

如此高额收益在传统金融世界是幻想,在币圈则是家常便饭。黄伟称如果在今年春节左右投放矿机,也能有8-10 倍的收益。

于鹏也对此十分认可:“这个行业本身和咱们传统的行业就是不一样的。一个月20%-30% 的收益其实是合理的。”

比特币年初跌到3000 美元,如今涨到12000 美元。若年初买了比特币,拿到现在约有4 倍收益,如果买了矿机收入更是翻倍。

币圈的大环境,为这群“受害者”营造出了一个又一个暴富梦。

“包括听课时也提到,我们(波场超级社区)的利润来源不是下上级挣下级的钱,而是通过参与节点方奖励给我们的钱。”黄伟说。

而事实上,波场给27 名超级代表的奖励,根本不可能做到「波场超级社区」所承诺的收益。

媒体报道显示,波场基金会每年总计奖励10 亿多个TRX 给27 个超级代表,按照每枚0.04 美元计算,每个超级代表每年将获得约148 万美元。

据维权者提供的数据,当前波场超级社区钱包地址中就有6.76 亿枚TRX,合计约2700 万美元。若按照月24% 的收益来计算,一年应瓜分给投资者的收益将超过7000 万美元,这一数额远超波场设定的奖励。

投资者申辩之时,仍不乏有人指责:难道投资者真的毫无过错吗?资金盘模式的套路已现多年,国家也打击了多年,不可能没有判断能力。

见惯了盘圈项目,于鹏认为,想要参与高收益项目就是离不开这些套路:“现在很多高收益的项目,其实都是靠推广。我觉得波场社区真的不是资金盘项目,我相信他它,是因为它是官方的,孙宇晨是一个很善于营销的人,他很想炒作自己,他会通过各种方式、各种渠道去炒作自己。”

黄伟的心态则是,今年以来,孙宇晨的热度正在慢慢起来,另外行情也上来了,项目可能为了快速吸粉,用这种方式来推动社区成型。

黄伟认为,波场超级社区虽然有资金盘的影子在里边,但是资金盘的模式难以完全杜绝。“比如说我在火币上注册账号,我推你通过推荐码,你交易我就得到了回报的,你再推荐你的朋友,你也能获得收益。超级社区就是介于资金盘和正常世界之间的。”

无论年化收益多少,资金盘永远都有崩盘的一天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一位加密货币基金的负责人如此认为,“年化200%-300% 的收益也许只能代表传销项目的收益,但年化100% 的资金盘和年化1000% 的资金盘跑路概率是一样的。”

“这个东西就是人性。在我看来,这个世界没有纯粹黑或者白,倒是有一些假清高的人,宁愿投私募被收割90%,也还觉得资金盘是个垃圾。”长期从事资金盘项目的投资者覃谭认为,资金盘比很多发币的项目方更良心,玩资金盘甚至比炒币更公平,多劳多得。

但无论如何,正如一位投资者所说的那样:“我们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”

如今「PlusToken」无法提现,却允许用户间转账。在此等时刻,还有人低价收购这些提不出来的垃圾资产。

连续几天,Andy 都在群里发布了收币的内容,他以13000、350 元的价格回收用户在plus 内的比特币和以太坊。一连几天,他收了5 个比特币、320 个以太坊。

“关于是不是真的会开网,我真的不清楚。”可Andy 说:“我欠了一堆钱,只有赌才能翻身。”【责任编辑/周末】

(注:本文中的张倩、黄伟、于鹏、李玮雄、覃谭均为化名)

0
阿里云云服务器

发表评论